所在位置: 首頁 > 法院資訊 > 最高人民法院新聞
人民陪審:讓司法民主之路越走越寬廣
  • 來源:人民法院報
  • 發布時間:2019-09-29 10:47:51


  有那么一群人——

  他們來自各行各業,從青年到老年;他們雖不精通法律,卻能在法庭上與法官并肩而坐;他們有自己的本職工作,但為了解案情,仍然抽出時間參與走訪調查和閱卷;他們憑借樸素的正義感和其他領域的知識,為審理案件提供了無比珍貴的見解。

  他們是人民陪審員,實現司法民主的重要載體。

  制度從空白到確立,實踐從試探摸索到經驗豐富,操作從簡略到系統化機制化……穿越歷史的風霜,不知不覺間,中國特色人民陪審員制度已經走過了近90年的探索征程。

  司法民主不斷走向規范化

  歷史悠悠,溯及源頭。司法民主的理念植根于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

  早在1932年,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便初步形成了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人民陪審員制度。之后,抗日戰爭時期和解放戰爭時期的一些暫行辦法和草案,進一步發展了這一制度。

  治國者,必以奉法為重。新中國成立后,人民陪審員制度正式寫入法律。

  1951年,人民法院暫行組織條例頒布,人民陪審員制度在法律上正式得到確立。1954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和同年通過的人民法院組織法,均對人民法院審判案件依照法律規定實行人民陪審員制度作出了具有實用性和操作性的規定。1963年,最高人民法院發布《關于結合基層普選選舉人民陪審員的通知》,進一步明確了設立人民陪審員法院級別、人民陪審員的產生辦法任期等規定。

  改革開放以來,隨著司法秩序得到恢復和重建,人民陪審員制度在法院組織法和三大訴訟法中再次得到確立。

  良法方能善治。時代的迅速發展催生了公眾對司法民主的強烈需求,人民陪審員制度的完善勢在必行。

  2004年,《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完善人民陪審員制度的決定》對陪審制度的各個方面作了比較全面的規定,第一次以單行法律的形式明確了人民陪審員制度。

  之后幾年,最高人民法院制定并頒布了《關于人民陪審員參加審判活動若干問題的規定》等一系列規范性文件,一個相對穩定的人民陪審員任用體系逐漸形成。

  黨的十八大以來,人民群眾的司法需求愈發迫切,人民陪審員制度改革也面臨著新要求。

  2018年,新中國成立以來第一部關于人民陪審員制度的專門法律——人民陪審員法在第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次會議上高票通過。以此為里程碑,中國特色人民陪審員制度展現新的生機與活力。

  在實踐中起步在試點中完善

  人民陪審員制度萌芽于最火熱的司法實踐。

  抗日戰爭時期,馬錫五摸索創造出依靠人民、聯系人民、便利人民的審判方式,人民陪審即是其中一條有益的經驗。

  “實行人民陪審,不僅可以吸引群眾參加國家管理,提高人民群眾的主人翁思想和政治責任感,而且,可以使審判工作置于人民群眾的監督之下,不斷提高案件質量,防止錯判?!甭砦逯賦?。

  上世紀九十年代后期以來,最高人民法院聯合其他有關部門采取各種措施,不斷推進人民陪審員制度走向規范化、制度化和體系化。

  人民陪審員的代表性和廣泛性得以拓展。

  2013年5月,最高人民法院要求全國各級法院實施人民陪審員倍增計劃,提高了基層群眾特別是工人、農民、進城務工人員、退伍軍人、社區居民等群體的比例。

  “陪而不審”現象得到糾正。

  2014年12月15日,山東省東營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安徽省原副省長倪發科受賄一案,這是人民法院在審理貪腐大要案中首次引入人民陪審員。審理期間,人民陪審員先后三次對倪發科進行提問。

  改革需要實踐探索,更需要頂層設計。黨的十八屆三中、四中全會對人民陪審員制度改革作出重大部署。

  2015年,為進一步推進司法民主、促進司法公正,在最高人民法院指導下,一場涉及10個省份,50家中級、基層法院的人民陪審員制度改革展開試點工作。從選任程序到參審范圍,從參審機制到參審職權,改革的深度、力度前所未有。

  三年改革試點,成果斐然。

  截至2018年4月,50個試點地區人民陪審員總數達到13740人,比改革前新增9220人;其中,基層群眾占57.88%;高中學歷占35.62%,高中以下學歷占4.75%。

  人民陪審員共參審刑事案件30659件,民事案件178749件,行政案件11846件,占一審普通程序案件的77.4%。

  由人民陪審員參與組成五人以上大合議庭審結涉及群體利益、社會公共利益等社會影響較大的案件3658件,取得了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

  人民群眾參與司法、監督司法的前景更加廣闊

  老百姓的是非曲直,要有老百姓參與判斷。

  人民陪審員從群眾中來,具備豐富的社會經驗和生活閱歷,他們從樸素的認知出發評判案件事實,與法官的專業判斷形成優勢互補。

  70多年前,馬錫五在審理一起民事案件時,充分發揚民主,認真聽取群眾對案件事實認定的意見,最終案結事了,成全了一對佳侶。這件案子在當年轟動一時,后來被改編為評劇《劉巧兒》。

  70多年后,最高人民法院于2019年4月發布《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陪審員法〉若干問題的解釋》,專門對人民陪審員參加七人合議庭審判案件規定了“事實認定問題清單”制度,進一步促進人民陪審員審理案件事實,保障案件得到公正審理。

  2019年8月,深圳知識產權法庭開庭審理一起侵害茅臺酒商標權糾紛案,首次采用7人合議庭審理模式。4名來自不同領域的人民陪審員,從消費者角度對侵權事實作出認定,使得法院的判決更加貼近社會和公眾的普遍認識。

  熟悉群眾,更能幫助群眾。人民陪審員協助法院定分止爭,工作并不僅限于參與閱卷、出庭和審案。

  家事調解員——這是湖北省丹江口市人民法院的人民陪審員張國玉的另一個身份,已是花甲之年的他發揮自己熟絡群眾的優勢,在司法舞臺上發揮余熱。與張國玉一樣的人民陪審員遍布全國各地,他們穿梭于法庭、調解室和社區,為實現“努力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義”的目標辛勤奉獻。

  不忘過往,未來可期。正如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所強調,“要充分發揮人民陪審員在司法審判中聯系群眾、熟悉群眾等方面的獨特優勢,讓他們見證司法、參與裁判,引導廣大群眾理解和支持人民法院工作,不斷增強司法權威和司法公信力?!?

  可以預見,人民法院弘揚和推進司法民主之路將越走越寬廣,人民群眾對司法公正的獲得感將不斷提升。(記者 姜佩杉

責任編輯:韓緒光